20世紀50-60年代正教教會在台發展記事

中文翻譯由台灣基督正教會(莫斯科牧首座)提供。
作者 格列布・勞爾

以下為格列布・勞爾關於台灣正教堂區的回憶:

1949年,一些俄羅斯人隨著中華民國政府撤退來台灣這座島上。

  1. 格雷戈里・艾斯尼先生(Georgiy Konstantinovich Elsner) 是在上海租界裡的風雲人物,雖然先前是屬於路德教派,但後來加入了我們教會。他經營的明星咖啡館(Astoria)是俄羅斯人經常聚集的地方。
  2. 第二號人物是尤里拉里科夫 (Yury Romanovich Larikov),他是高爾察克軍隊的軍事專家,曾在中國國家軍隊的砲兵實驗室工作。
  3. 接下來這一組是由一群俄羅斯女士組成,戰爭期間她們在上海,和美國「戰鬥虎」(Fighting Tigers)中隊的飛行員結婚。
  4. 來自哈爾濱信奉正教的華人陳彼得(Peter Chen)與其俄羅斯籍妻子和岳母。
  5. 另外,還有一大群來自新疆的俄羅斯婦女,她們嫁給國民軍軍官,並與其一同經由印度被撤離到台灣。

1957年,俄羅斯反共組織「俄羅斯團結者人民勞動聯盟」(NTS)和「亞洲人民反共聯盟」(APACL)中國組在法蘭克福達成協議,雙方在台灣建立的強大短波發射器,用以發送俄羅斯西伯利亞的廣播節目。俄羅斯團結者人民勞動聯盟和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的卜道明、以及新聞局員工Chiu Sin Min先生也有政治上的接觸。

羅曼・雷德里(Roman Nikolaevich Redlikh)和柳德蜜拉・雷德里(Lyudmila Glebovna Redlikh)因該廣播節目而最早抵達台灣的,他們試著在當地周邊建立俄羅斯的聚居地。

他們首先從東京邀請愛任紐大主教到台灣(可能於1957年),然後在自己台北建國北路132巷18號的房子舉行了禮儀。

1958年,格列布・勞爾(Gleb Aleksandrovich Rahr)和索非亞・勞爾(Sofia Vasilevna Rahr)取代了雷德里家(Redlikh),加上來自新疆的俄羅斯女士塔瑪拉・劉(Tamara Liu)(裁縫)的幫忙,在同一間房子的客廳設置聖像壁,以迎接大主教的到來。

他們從歐洲帶來印在紙上的聖像,帶到台灣、並貼在木板上。這期間愛任紐大主教到過台北兩次,並在這間以聖施洗約翰之名祝聖的家庭教堂舉行禮儀;另外,1959年上帝之母領報節,他曾在此為亞歷山大・勞爾(Alexander Rahr)施浸。他還曾搭機至過寶島的中部台中,在一家小型旅館內為九人施浸。1960年聖誕節,美國隨軍神父尼古拉(Fr. Nikolay Kirilyuk)帶著愛任紐大主教的祝福到了台灣,他曾來過台灣,來了之後並一直舉行禮儀,每次禮儀約有50多人參加。勞爾家遷至日本後,取而代之的是沛如安斯基夫婦,但在他們之後,正教在台式微,堂區聚會也暫停。

無論是台北或其他城市,現在還有少數來自新疆的俄羅斯婦女之後裔,但我們已經失去和他們的聯繫。

P.S.: 韓戰期間,美國軍隊的資深隨軍正教神職人員是主教約翰・沙霍夫斯科伊公爵(Bishop John Shakhovskoy)。

艾斯尼先生告訴了我們以下有關主教約翰的事蹟:

當時台灣南部曾有一位俄羅斯人,在他住的地區只有他一位俄羅斯人,他娶了一位日本太太,經營一家電影院。他與艾斯尼先生一直保持著聯繫,他擔心臨死前沒有教會能為他舉行送殯禮儀,並為他靈魂安息祈禱。不久後,艾斯尼先生得知他過世的消息,就召集所有認識的人到自己開的明星咖啡館,商討他的後事。就在此刻,門開了,一位身著正教修道服的人走進咖啡廳,他向眾人自我介紹,表示他剛好正從韓國要回美國途中到台北稍作停留,有人告訴他俄羅斯人聚集在明星咖啡廳,而他正好能夠到此為他們舉行禮儀,或是看看他們是否有其他信仰上的需求——這人正是約翰主教。就這樣,那一位住在台灣南部的俄羅斯人,便有了安魂禮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