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 克里特島 朝聖記

螢幕快照 2016-07-12 下午3.37.24前言

適逢正教會在台灣成立115年、復堂第4年,感謝艾神父邀請撰寫本遊記。事實上教會開堂後有許多的恩典,例如:第一年五對夫婦的求子成功、因菲律賓風災人道援助而掀起了一波阿得勒教派回歸運動(一年時間已經30堂區3000人受洗4名神學生)、聖像畫流出香液等等,這些榮耀都歸給神!當然還有許多教友的個人信仰見證,無法一一說明,而我的見證也就只是其中之一罷了。

一場信心朝聖之旅

我預定參加克里特主教會議時的五旬節禮儀,但由於俄羅斯教會方面沒有參加,這對於英文單字不成句、也不會希臘文的我而言,更是需要許多勇氣與「確信」(被給予的信心,否則我們無法相信)。感謝上帝不斷賜恩典給我,出發前一位曾經從事旅行業的教友突然來訪,在時間緊迫的情況下順利安排機票與飯店,還好交通食宿各方面都很方便,感謝主!

首先需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轉機,再來就是希臘克里特島伊拉克利翁市靠近海邊的機場,在有風的時候起降讓人感覺不太安全,人潮也十分擁擠,當地人卻習以為常。其實我從入境就一直感覺克里特人非常和善,也很樂意助人。

我在別人的幫助之下,搭公車到了克里特的伊拉克利翁市區,公車票亭售票員特別交代司機我是外地旅客以及我的目的地為何,司機在到達地點時很友善地微笑告訴我該下車了,路邊咖啡館老闆也很親切,他剛好知道飯店的位置,他向我指明方向後,我步行至飯店辦理入房登記,其實,我必須在沒有認識任何人的狀況下進行許多細部行程確認,而非常幸運的是,伊拉克利翁市有免費的無線網路。在Google地圖的幫助下,第二天我步行2公里找到了主教公署,也許是緊張的關係,也可能是對方正好忙碌,我被當成觀光客。主教公署一位禮貌的神職人員,只給了我一本觀光手冊,所以當天行程就是在伊拉克利翁市區隨興走走。對於異教文化(米諾斯文明)絲毫沒有興趣的我,就只在古蹟外部拍拍照,但我倒是對於古蹟與現代的自然共存非常好奇,這是台灣很少有的現象!

鴿子的指引

其實從清晨五點半出發就開始在走路,走到聖米納座堂(St.Minas)時看到兩個教堂在一起(後來才知道其實是主堂跟副堂),正思考要走向哪裡時,教堂鐘聲響起,一群鴿子很有默契地停在較大教堂的屋頂上。我隨即接受鴿子的指引,走進了教堂,剛好遇到兩位正在聊天的司祭,這是我第一次確認五旬節的行程。

第三天,一樣一大早清晨四點半起床,整理完工作,就前往堂區與堂區信徒一起參與聖事禮儀,正教在全世界是個大家庭,和他們共融在一起完全絲毫沒有突兀的感覺,共享一個爵(聖餐),也共享一般食物。

接著,當我想要徒步前往聖提多座堂(St.Titos)再確認行程時,鴿子在我頭上低空飛過,我隨即順著鴿子往回走,然後在路上遇到了上次主教公署的那位神職人員,這是我在茫茫人海中第二次遇到他,此時我比較能適時表達自己的意思,於是我向他詢問行程,做了第二次確認。

第四天就是五旬節前主教們的公開行程了,會議在聖提多座堂舉行,下午五點半的行程,我中午就在等候了。遇到國家級的維安指揮官並與他寒暄過後(他大概在刺探我),然後我離開尋找可以使用無線網路的地方(維安封鎖著)。過程中又有鴿子低空飛過我頭上,這次停住在地上跳動著。我順著「鴿子走路」的方向遇到了一名女子,結果發現她是大會承辦人員,而且會說中文。我向她表達了來意,也確認自己可以在會場與堂區信徒一起參加五旬節聖事聖禮。

第五天的五旬節公開禮儀,我第三次遇到了主教公署的那位神職人員,原來他是整個禮儀之主持人,他應該就是伊拉克利翁市的主教或是副主教。真是讚嘆主的安排,我跟他打了聲招呼,後來我是跟堂區信徒一起很喜樂地參加這次聖靈降臨節。

另外,由於現場沒有其他華人,我的存在吸引了一位攝影記者與我攀談,後來才知道他的作品充滿人道關懷,也經常刊登在BBC、紐約時報等媒體。

克里特羊也會引路

6月20日後主教會議移師到克里特島西部的科林巴里,因為早已預訂好了行程,所以我也追隨而去,但我在找飯店時迷了路(連不上Google地圖),因為當時我不是在大都市所以人煙稀少,我還看到了傳聞中的克里特羊。我拍了照,也順道問路,很幸運地,這群羊的主人正是我準備前往之飯店的員工,她很熱心地開車載我到飯店,願上帝賜福接待我的人!!

一場小小的危險

事情是這樣的,科林巴里是個小小的村落,筆直的大路上有一間開放式的鄉村餐廳,大大的招牌吸引著旅人,剛到此地時,我還沒有前往超市購買食材(飯店裡有公共廚房)因此我進入這間餐廳想要在此用餐,正在跟老闆比手畫腳時,路邊停下來一部車,車上的人下車用很緊張的口氣跟我大喊一些話,他們似乎在問:「你是不是外地人?⋯⋯100歐元⋯⋯」要我一定得相信他們不會騙我⋯⋯。霎那間,我才知道我可能進了一間「黑店」,於是我隨即倉皇奪門而出。這是我第一次知道,克里特還是有壞人,只是我一直很幸運,感謝上主的幫助,讓我避免了財務損失。但此事件並不影響我對克里特人民的好感,我在這裡遇到中國溫州商人,他告訴我克里特路上沒有監視器,治安也非常好,大城市觸目所及沒有太多娛樂設施(只是對中國人而言,他們在商業行為上有點說話不算話),社會靠著正教文化薰陶自然而然地展現純樸感與凝聚力。路上行人有手機的並不多,當然在這裡並不會看見一些對文明的依賴(如低頭族)。只是年輕人似乎也是失落的一代,就像在美國電影中所看到的——開車喧嘩、喝酒,教堂年輕人也不多。

老夫婦的接待

由於語言障礙以及俄羅斯教會沒有參加此次會議,我提前開始我的朝聖之旅。艾神父建議我可以前往沙加拉隆聖三教堂(Tzagarolon Holy Trinity Monastry)。我一大早從科林巴里坐城際公車前往哈尼亞市,再換市區公車到16公里外的機場,然後準備再走3公里朝聖。到了哈尼亞機場,我發現回程竟然沒有公車可以坐,我想神有神的美意,可能是要我既然要朝聖就吃點苦吧!我就毅然決然地繼續往朝聖路上邁進,我記得我在修道院是跪著祈禱的(早禱文),旅客也不多,看到許多台灣看不到的聖像,也感受到整個正教會像是一棵大樹,正跨越時間與空間持續存在著。這些聖人與我們其實很親近,而我們這些現在的基督徒也與過去是一樣的。他們很友愛地不收我2.5歐的門票,我向他們買了一些紀念品表達謝意。結果我才步出修道院幾百公尺,就有一對好心夫婦開車過來,主動詢問我要到哪裡,而且我的目的地剛好又與他們相同,於是他們就順道載我回哈尼亞!

感謝主!堅持下去的結果,上帝差派了像天使般好心的夫婦來載我,讓我少了16-19公里的步行路程。感謝主!真是一趟奇妙的旅程!一路上都充滿了平安!感謝主!

後記

台灣人常說希臘經濟很差,日子過得很辛苦。台灣人常常喜歡以自己的想法看別人,卻沒有真實了解當地人的感受。台灣人常常很怕經濟不好,卻不知道社會單純的重要。

我在克里特島遇到一位溫州商人,我們長談好幾個小時。他說克里特人民自己一點也不感覺有「經濟危機」,他們一樣「樂天知命」。而且公共場合「不准裝監視器」,只有私人商店可以裝。在這樣的治理方式下,治安卻非常好,因為產業結構簡單且不是以經濟優先,難民只是過境也非常容易被發現。

也因為這次行程夠長,長到我能有時間觀察他們,我也有空經常上超市。我發現即使是家樂福也只有「食品雜貨」等必需品,缺乏許多「次需品」,電器類則必須到大城市「電器商店」購買。他們沒有連鎖大賣場,他們反對經濟壟斷,例如街角書報攤還是存在、雜貨店也很多。在人潮多觀光客多的地方有自動售票機販售公車票,但是一般民眾仍是透過小商店、車票亭購買公車票。上車還是用「人工剪票」,沒有「嗶嗶」聲,城際公車仍有「車掌」。他們的商業核准考量因素除了稅收以外,還會考慮到這些改變會對文化有甚麼影響,他們文化的底蘊表示出「甚麼都可以做,卻不是都有益處」,也就是說,他們會考量做出的改變是不是必需、消費某些東西是不是「必需」,而不是高舉公共利益、效率,或是成本,甚至是正義的大旗,就可以把原本社會的淳樸與良善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。

另外,我也觀察到他們如何接送孩子上學,我發現中午大家不上班的原因原來是大家習慣「回到家裡一起用餐」。我也觀察到他們年輕的低頭族不多,年輕人的娛樂就是去餐館、沙灘、旅行與運動。

這些觀察讓我深刻感覺到「一種集體溫文儒雅的合諧」,他們靠著立根基在正確的基督文化裡,「沒有組織」而自然靠攏、自然凝聚成為一種社會安定的力量。他們的司祭與警察同屬於公務員,他們自然而然像尊重父親一樣尊重這些牧者,家庭關係也非常穩固。

克里特人曾經是詭詐的貿易民族,在保羅的屬靈兒子提多的傳道下,全島從此皈依了正教。他們抵抗過威尼斯的殖民侵略,也經歷了幾百年的伊斯蘭異教統治,最後在參與希臘獨立運動後加入成為希臘共和國的一部分。

至於在伊斯蘭教統治之下為什麼基督文化沒有斷絕?除了過去伊斯蘭帝國對於正教會的政策一直是以法律來「規範」,而不是「剷除」,另一方面,因為教會有內在的生命力,能夠使她繼續存在。

宗教改革所忽略的教義之一,就是物質與心靈是相通的,神聖也能夠影響到物質。這是有聖經根據的,例如以利沙與以利亞是靠衣服傳承的、保羅的圍巾可以治病等等。這同時也是為什麼世界各地很多教會、修道院充滿許多聖物可以幫助人、讓人有各種各樣好處的原因。如果沒有這些聖物,我們會不知道我們嫁接在在哪一棵樹上,到處尋找基督。

因此克里特全島修道院遍佈,代表的是全島充滿著「神聖的呈現」,而且是嫁接在提多、保羅、耶穌基督的宴席(聖餐)上,這是艱困時期中所需要的生命力量。

你們要相信耶穌基督的復活,祂一次復活就是永遠復活,不是昨天復活今天不復活,然後明天又復活,我們很容易站在歷史的洪流中看不到真相。

魏凡欽 筆

螢幕快照 2016-07-12 下午4.23.34 èž¢å¹•å¿«ç…§ 2016-07-12 下午4.23.46 20160624_143858

螢幕快照 2016-07-12 下午4.24.59 èž¢å¹•å¿«ç…§ 2016-07-12 下午4.25.11 èž¢å¹•å¿«ç…§ 2016-07-12 下午3.30.21

螢幕快照 2016-07-12 下午4.25.28 èž¢å¹•å¿«ç…§ 2016-07-12 下午4.29.47 èž¢å¹•å¿«ç…§ 2016-07-12 下午4.24.22

IMAG1046 20160622_121903_12 èž¢å¹•å¿«ç…§ 2016-07-12 下午4.30.24

Related posts: